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忆女友——我的初恋女友](21-29)

[忆女友——我的初恋女友](21-29)


連續2天,我們整整跑了3家中醫院,2家大型醫院,買了差不多一萬多 塊的中藥西藥回到家中,晚上,格格吃掉了所有能吃的藥後無力的躺在床上, 我 也因為奔波了兩天而疲倦至極,摟著格格沉沉睡去。 但人有心事的時候是很難睡安穩的,這點確實不假,半夜的時候我迷迷 糊糊聽到了格格掀開被子下床的聲音,我本以為她要去廁所,但聽到了她打 開臥 室大門的聲音後,我立刻坐直身體徹底清醒了過來。 「老婆,你要幹嗎!老婆!」我看到格格在客廳急匆匆的翻著她的挎包, 急忙小跑過去。 「老公……我受不了了,讓我打一針,就一針……」格格翻出一個小 布袋,急匆匆的沖向廁所,我立刻把她手上的小袋子奪了下來打開,看到里 面整 齊的擺放繷個一次性針管,鐵勺,打火機還有一小包白色的晶體. 「老公!給我……快給我!」格格瘋了一樣向我撲了過來,爭奪我手上 的布袋。 我掙脫開她沖到廁所,把那小包白色的晶體扔進馬桶,沖掉。 「老公!老公你幹嗎!你瘋了嗎?!」當格格追進來的時候小包已經被沖 掉,但她還是沖到馬桶前跪下,用手死命的往馬桶里扣摸,想把它撈回來。 「姓周的!你知道那多少錢嗎?!你傻了嗎?!」格格見已經撈不回來的 時候站起身來滿臉憤怒的看著我沖我大吼。 「老婆,老婆,咱們回去睡覺……別碰這個了好嗎?晚上你不吃過藥了 麼?怎麼還會想碰這個?「我立馬上去摟住她想把她弄回臥室。 「睡你媽逼!!你知道那點東西多少錢麼?你知道麼!!!」我愣愣的看 著她,雖然我知道她會爆粗,她很會罵人,但自己被她這樣痛罵還是第一次。 格格一把推開我走回臥室,力道很大,把我推了個踉蹌,差點摔倒。我 以為她好些了,誰知道回到臥室卻發現她在穿衣服。 「格格你幹嗎?現在都3點多了,你幹嗎去?」格格並不搭理我,繼續穿 戴,直至穿好。 「給我!」穿好衣服後,格格向我伸出手。 「什麼?」 「我的銀行卡!」 「不行!那是你家裡人的生活費!那是你弟弟的上學錢!你傻了嗎?」我 似乎有點不太確認在我面前的人是格格。 「給我!!!那是我的錢!我想怎麼用關你屁事!!快給我!!」格格像 瘋了一般撕扯我,拍打我。瘋了一會見我不鬆口,她又跑到客廳,翻我的衣 服拿出我的錢包。 「你在幹什麼!」我一把奪下錢包,一臉憤怒的看著她,我確實也被她逼 急了。 「老公……老公,卡不給我無所謂,給我點打車錢好麼?幾百塊就行, 就幾百塊!「格格忽然口氣變軟了,緊緊抓著我的手臂,眼睛仍然盯在我的 錢包 上。 「幾百塊?上個星期不才給你的生活費……」我有點驚愕的看著她。 「生活費?哈哈哈哈!!生活費剛都被你沖掉了!!你個大傻逼!!」格 格瞬間又恢復了猙獰,對我大吼道。 我張大了嘴……那點東西就要2萬? 「知道心疼了?哈哈哈哈!!快給我點打車錢……老公……好老公。 ……就幾百啊……就幾百……快給我!!!「我望著格格變來變去的嘴臉, 感覺心里已經不是在痛了,而是隨著格格每變一次表情我的內心就被扭曲一 下。 ……趁著我的心還沒被扭成麻花,我上去死死抱著她倒在沙發上…… 這一夜,我就這麼死死的抱著格格,任她哭鬧,任她打罵,直到天色已 經大亮,格格才有氣無力的癱在我懷里不再動彈。 「老公……我好餓……給我下碗面吃……」又過了好久,格格忽然 開口說話了,我看著懷里面色發青嘴唇發白的格格心疼點了點頭,把她輕輕 放倒 在沙發上,蓋好毛毯,走進廚房。 「老婆?」當我下好面出來的時候卻傻眼了,格格不見了。 我趕緊沖去陽臺打開窗戶,正好看到樓下街邊的格格攔了一輛出租飛馳 而去的背影,「格格!!!」我撕心裂肺的大喊了一聲。 我慢慢走回到客廳癱倒在沙發上,渾身的骨頭好像都已經被抽走了一樣 。不一會我扭頭瞟見了被扔到一旁的錢包,我拿來打開,發現格格並沒有拿 走錢 包里的任何一張銀行卡,信用卡,包括她自己的那張,只是把我的現金全拿 走了 ,大概只有4,5000的樣子。 我首先想到的是格格在石牌的小出租屋,因為還有2個月才到租期,格格 並沒有退房,只是把平時常穿的衣服拿來了一些,雖然我當時覺得有點奇怪, 但 也沒有多想什麼,但現在一想,似乎她早知道了會有這麼一天,才給自己留 了這 一條後路。 我趕忙趕到格格的出租房里,發現並沒有人,桌子上有層細細的灰塵, 看來已經很多天沒有人來過. 我在這裡住了一晚,格格沒有出現,又住了一 晚, 格格依然沒有出現,忽然我覺得格格會不會回去星河灣的家里了?我又趕回 星河 灣……然而依然沒有人。 於是我就像中了魔咒一般來回奔波,希望有一天格格可以出現在我面 前。公司里早已請了長假,當經理語重心長的跟我說現在是我的事業上升期, 讓 我別為了不緊要的事耽誤了前程的時候我回道:「愛咋的咋的吧!」 請了長假,公車自然也上繳了,我又變成了無車的屌絲一族,但我仍然 兩處來回的奔波,而晚上大多住在出租屋里。直到半個月後,我在格格的出 租 屋昏昏沉沉的醒來時,發現手機提示今天是X月1日,到了給格格家裡匯錢 的時候 ,這事不能耽擱……我立刻起床洗漱,當我看到鏡子里一臉胡渣神情憔悴的 自 己時呆了呆,這還是那個英俊不凡意氣風發的自己麼……我已經不記得我的 衣 服有多久沒有換過,每天吃的是樓下的地溝油快餐,每天呆在格格出租屋里 的時 間大部分都在發呆和回憶,回憶格格的音容笑貌和我們在一起時一切的一切。 但很快我用冷水抹了把臉,努力不去想這些事情,隨後穿好外套,走出了這 個小 出租屋。 去銀行辦完匯款,我回到星河灣換了身衣服洗了個澡整理了下自己,才 又打車來到石牌,可當我打開出租屋的時候我愣住了,屋內已經空無一物, 我有 些不敢相信的走進這個昨晚還睡過覺的地方,看到客廳邊的洗手臺上放著一 張紙 。我忙走過去拿起,一行清秀的文字出現在眼前:「望君珍重,切勿蹉跎。」 。22 切勿蹉跎……原來格格一直都知道我在做什麼而在有意避開我…… 我無力的癱坐在冰冷的地上,感到呼吸困難,楊雪為了孩子離開了我,格格 為了 毒品離開了我,我他媽就這麼不招人待見麼…… 想到和格格一次次的分分合合,我不由得苦笑一聲,轉過身子坐在地板 靠在牆壁上,悠悠的點上一根煙,貪婪的大口大口吸入肺里,直到把自己醉 的頭 暈腦脹小腹翻騰,但我依舊不想停下來,我想到格格吸毒的時候會是什麼滋 味, 是不是也是這樣暈暈的,飄飄的,還會有些噁心,想吐…… 我對毒品深深的恐懼是來自老家的一個堂哥,他遺傳了我們家族的良好 基因,1米9的個頭,高大英俊。他父親在市委,母親在工商局當副局,家 里從小 衣食無憂,光是房子就有好幾套。堂哥比我大幾歲,對我很好,從小就帶著 我到 處瘋,打遊戲機,包夜玩電腦,打拖拉機,搓麻將……和堂哥在一起玩的時 候 我總是無憂無慮,快樂無比。 有次在遊戲廳因為我太囂張了,打97贏了別人十幾個幣還嘲諷,被人圍 起來揍,結果堂哥一個人輪著椅子揍翻了所有的人,當時堂哥在我的心里簡 直就 如同神一般。這種崇拜一直持續到堂哥結婚,他娶了個讓我看到直發呆的嫂 子, 水靈漂亮到無法形容,我還記得堂哥結婚那天我做伴郎,趁著酒勁還親了嫂 子一 口,逗得堂哥哈哈大笑,說小瑞也長大了,等我讀完大學回來給我介紹一個 連的 漂亮女孩任我選,選到滿意為止。我也開心的答應了,因為我知道堂哥從不 騙我 。 直到我讀大一快放暑假,我接到堂哥一個電話,讓我給他匯點錢,因為 快放假了我並沒有多少錢,但聽到堂客焦急的語氣,我不僅把我僅有的幾百 塊匯 了過去,還向同學又借了好幾百,然而,那卻是我最後一次聽到堂哥的聲音。 放暑假回去後,我才從父母那瞭解到我剛走不久,堂哥就被幾個傢伙拉 著吸了毒,短短一年不到,堂哥偷偷押了三套房子給高利貸湊毒資,等大伯 他們 發現的時候,堂哥已經欠下了200多萬的高利貸,而後不知所蹤,至今生 死不明。 嫂子流著淚引產了已經6個多月的身孕,向法院起訴離婚,大伯一家也是愁 雲慘澹 ,畢竟兒子吸毒對於他的政治生涯也是相當大的打擊,他們家辛苦積攢下的 家業 一夜之間敗了個精光。 為了這事,我也低迷了很久,畢竟是從小最喜歡最崇拜的大哥,就這麼 沒了。之後和楊雪慢慢好上後,我才逐漸淡忘了這事。 而發現格格吸毒的那一刻,我差點被嚇得癱倒在地上,我當時感到的我 雙腿已經根本支撐不住的我身體,因為我當時的腦海里全是堂哥的身影。 格格……我不會讓你走上堂哥的老路……堂哥我已經救不了了,但 我一定要救下你!!!我死死的把煙頭按滅在地上,飛快的走出這個小屋, 沖到 樓下。 「又找人?周生……最近你是不是該去拜拜佛燒燒香了?」龍哥一臉疑 惑的看著我這副頹廢的模樣。 「這次……這次找的是我老婆……麻煩龍哥多多上心……」我無奈 的擠出一絲苦笑。 「啊?家嫂失蹤了?那大件事啊!周生你放心!這次我阿龍豁出去了!所 有兄弟全出動也給你儘快找到!「龍哥立馬站了起來拍了拍他健壯的胸肌。 「她沾了毒……」 「呃……家嫂這麼靚女,又沾了那個,應該很好找,周生你放心!分分 鐘給你找到!「 「多謝龍哥了……」 這次龍哥沒有口問我要錢,因為上次給他了5萬塊而楊雪還沒找到,聽 他說已經有些眉目了,但並不確定那是不是我要找的人,所以沒有驚動我, 而我 此刻已經顧不上楊雪了,只想快點把格格找到,也多注件事情。儘管龍 哥再三的拍胸脯打包票,但我卻覺得這傢伙已經有些不靠譜了…… 抽煙,喝酒,吃外賣……我把電話放在客廳的茶幾上,而自己吃和睡 都呆在沙發上,著了魔般沒日沒夜的死死盯著眼前這個電話。整整過了半個 月, 我在壹次又壹次接聽和壹次又壹次失望中已經有些麻木和疲累了,今天剛吃 完外 賣,電話又想起了。 而當我按了接聽鍵後,電話傳出打雷般的聲響:「周生!家嫂找到了 !「 「這是林仔,叫周生」龍哥對著他身邊的壹個年輕人說道。 「周生好!」我點頭示意後打量了下面前的瑎人,20出頭的年紀, 標准的勞改犯毛坯頭,身穿黑色T恤和藍色牛仔褲,粗的胳膊上各紋了一只 下山豹,以我挑剔形的眼光看,只豹子的身竟然頗具神韻,不是一般的紋身 店紋的出的。 「我老婆在哪……」收到了消息後里我反而冷靜下來,只是心里 仍有股以抑制的焦躁。 龍哥給林仔打了個眼色,林仔把他的手機遞到我面前,我看了看,是一 個視頻文件,我疑惑的望了眼龍哥。 「周生,這是林仔昨晚在家嫂那偷拍下來的,但因為一些特殊原因,我還 是希望你先看下,再決定是否要去找家嫂。「龍哥的聲音有些低沉。 「特殊原因?」我頓時感到一陣心驚肉跳,急忙打開了視頻,而首先映入 眼簾的竟然是兩男一女三個赤身裸體的畫面…… 。23 儘管那女人躺在床上仰著臉無法看清相貌,但從身材和這個小房間家具 的擺設我立刻可以確認這女人就是格格! 和格格原本乾淨整潔的小出租屋不一樣,這間臥室顯得更擠更小,大床 和衣櫃之間只有一道半米不到的縫隙,只能勉強打開衣櫃門. 而就在這個半 米的 縫隙里,丟滿了揉成一團衛生紙,避孕套還有一次性針管,甚至還有幾條格 格的 女式內褲,但內褲已經骯髒不堪,上面塗滿了斑斑的黃褐色污漬. 原來的床頭櫃和檯燈已經不知所蹤,屋里亮著很低瓦數的燈泡,讓這個 視頻畫面顯得有些昏暗,而格格雪白的身體卻顯得更加刺眼。 「你小子真他媽走狗屎運,撿到這麼一個寶貝,又能操又有錢給你花,媽 的。「首先開口的是一個略胖的男人,他靠在床頭悠閒的抽著煙,時不時把 煙灰 彈到床下,而另一隻手一直放在格格雪白豐滿的胸部,不斷的揉捏。 「你也別羨慕,我又沒追她,是她自己硬貼上來給我操給我玩的……」 坐在床尾的瘦子也抽著煙,但因為他背對著我,我看不到他的相貌。 「你就吹牛逼吧你,反正不用錢,使勁吹。」胖男人輕蔑的看了一眼瘦子 ,放在格格奶子上的手上似乎使了使勁,躺在一旁的格格立馬一聲呻吟,不 安的 扭動了幾下。 「誰忽悠你誰他媽是孫子!就大上個星期!我老大和薛胖子玩群P那次, 我老大帶了兩個女人,那薛胖子就帶了她一個,當時我老大還不高興,但一 見這 女人這麼正點馬上閉嘴了。「 「薛胖子?就是員村那個土財主?老頭是什麼破逼村幹部那個?」 「可不是他麼,這娘們以前就是跟他的,那死胖子可有錢了,家里光出租 樓就好幾棟!每月光他媽吃房租都吃的肚肥的!「 「別扯別的,聊這小娘們!」胖男人似乎來了興致,遞給瘦子一根煙,還 把格格直接提到身上靠在他胸前,兩手從格格的腋下伸出來,一手抓著一只 奶子 使勁捏了起來,而格格仰著頭靠在胖男人的胸前跟充氣娃娃般,既不說話, 也不 亂動,只是偶爾胖男人揉捏奶子的手使勁使大了才發出一聲聲呻吟。 「那次我跟著我老大去是當鬧鈴用的,就是在他們玩嗨的時候提醒下別出 意外,就只能站在門口眼巴巴看著他們玩,你可不知道這娘們當時的騷樣, 我老 大給她來了一針,還沒加料的,她嗨完立馬騎到我老大身上,那肥屁股搖的 跟個 小馬達似的,把我老大爽的嗷嗷直叫。「 「繼續繼續!」 「他們玩了一下午,我老大中間還磕了片力士,最給力那種,可還是降不 住這騷娘們,快到晚上玩完出來的時候兩腿都他媽直打晃!「 「然後呢?」 「然後這騷娘們也出來了啊,一眼就看上我了,當時就撲到我身上叫老公 ,把那薛胖子和我老大都看傻眼了!「 「她會不會認錯人了?」 「錯個雞巴,一眼認錯了能他媽認錯一晚上?當晚她就把我領這來了,奶 子騷逼隨便玩,連他媽小嘴都給老子射了兩次,真他媽爽……你猜我當晚幹 了 這騷娘們幾次?「 「幾次?」 「媽的,沒煙了,操!」瘦子一把將他身邊的煙盒捏成一團,扔到地上。 「來來,抽我的抽我的!」胖男人立馬先自己點了根煙,然後把整盒扔給 了瘦子。 瘦子美美的點上煙,伸出他麻杆一樣的手掌。 「五次?牛逼都他媽給你吹爆了,就你這小身杆?」 「你當我想啊!我他媽幹了三次就幹不動了,可這騷娘們不依啊!又吸又 裹的,還他媽拿了純貨給我吸,我操,那貨和咱平時用的沒法比,純的剛他 媽吸 一口全身上下都直打哆嗦!吸完以後下面硬的跟他媽鐵棍一樣,幹的這娘們 嗷嗷 直叫。「 「媽的,有好貨不知道來點給我嘗嘗?還有嗎?」 「有你媽,早他媽被我吸完了,這娘們第二天來癮了的時候我都沒給她, 她又自己出去弄的貨。「 「這娘們現在弄不來好貨了?」 「早他媽弄不來了,那貨肯定是薛胖子的,這娘們跟了我就不願意去薛胖 子那了,把薛胖子給甩了!哈哈哈哈!「 「把薛胖子給甩了?」 「可不是啊,兩人鬧掰當天就被揍得鼻青臉腫的回來了,當晚我操她的時 候還他媽哭哭啼啼叫老公,煩的我上去就兩大耳刮子,抽的她鼻血直冒,這 才老 實了,不鬧了。「 「這娘們不跟薛胖子你天天哪來的那麼多貨抽?還他媽有錢去賓館嫖妓? 那些貨色一次都他媽好幾千吧。「 「也沒啥,一次加小費也就兩千來塊,小意思。」 「這騷貨給你的?」 「是啊,不然我哪弄的錢?」 「她不跟薛胖子了哪來的那麼多錢?」 「賣啊!操,你傻逼啊,就這大肥屁股,這大騷奶子,這臉蛋子,哪樣不 是錢?「 「也是啊……真他媽搖錢樹啊……」 「可惜啊……搖不了幾天了……」 「咋了?」 「那個東北幫的呂大屌你知道不?」 「聽說過,聽說屌大的跟他媽驢屌一樣。」 「可不是啊,那天他不知道從哪聽說我這有個他老鄉賣,非得讓我把這騷 貨弄過去給他玩玩,我一想反正有錢拿有貨嗨,就帶她去了。「 「嗯,繼續. 」 「急啥,等我點根煙。」 「你他媽麻利的啊,我操,再他媽裝逼老子以後不讓你蹭了。」 「得得得,就那呂大屌,當晚見到這騷貨,眼都他媽直了,當我的面就 要操她,可她不依啊,非讓我出去,我正拿著呂大屌給的貨爽扷,哪他媽有 空 理她,結果她急了,張口就罵. 「 「罵誰?罵你?」 「我他媽借她個膽!罵呂大屌啊!」 「我操!這娘們連那傢伙都敢罵?那逼手里不下50個人吧?」 「可不是啊,當時我都他媽嚇傻了,這娘們的嘴你是沒見過,罵起人來那 個溜啊,呂大屌也怒了,啪啪几耳光上去這娘們就昏了,然後他掏雞巴就捅, 哎 呦我操,當時我就嚇一跳。「 「咋了?雞巴太大?」 「大也就算了,他那雞巴上又他媽疙瘩又他媽膿水的,我他媽離著幾米遠 就問到那臭味了,差點把我熏暈了。「 「他沒帶套?」 「沒啊!」 「我操!我說這娘們前幾天操起來還挺乾淨的,今天怎麼下面又臭又流黃 水!「 「這他媽都是小事……」 「還有大事?」 「聽說那呂大屌,有艾滋……」 胖男人呆了,我也呆了,我感到有些握不住手里的手機了,雙手在不停 的顫抖,同時眼前一片花白,就好像老電視機中的雪花屏一般。 「操你親媽死逼猴子!老子他媽這就要你的狗命!!」不知過了多久,胖 男人一陣殺豬般的嚎叫驚醒了我。 「別啊胖哥,你聽我說,胖哥,胖哥!」只見胖男人一把將身上的格格推 到一邊,上去就抓住瘦子的頭髮啪啪啪打了幾耳光。而瘦子也激烈反抗起來, 兩 人就這麼死命在床上扭打的時候,格格迷迷糊糊的坐起身來,格格醒了。 「放開我老公!!你放開!!」又過了一會,等格格徹底清醒過來後,她 忽然像瘋了一樣沖到兩個扭打葷男人身邊,死命的想拽開騎在瘦子身上揮舞 著 老拳的胖男人。 「滾你媽的!」胖男人的力氣顯然不小,隨手一抽就把格格打到一邊半天 爬不起來。 「你再動我老公一下試試!!」但不一會格格還是掙扎爬了起來,從滿 是垃圾的地上撿出一個用過的一次性針管在胖男人身後舉起。 「有話好說……有話好說……」胖子當時臉就白了,他一邊有些哆嗦 的拾起散落在床上的衣服,一邊慢慢的下了床,套上褲衩就慌慌譟蚕大門跑 了。 「老公?你沒事吧老公?」格格見胖子走了趕緊扔掉針管爬到瘦子身邊扶 起他。 「滾你媽!」可當猴子被格格扶起來後反手就是一巴掌抽到了格格臉上。 「要不是你他媽犯倔能染上艾滋?現在稍微有點頭臉的見了你都他媽跟見 了怪物一樣,我他媽到哪弄錢去!啊!!「瘦子對倒在床上捂著臉一動不動 的格 格大聲吼叫。 「對……對不起……老公……」格格還是一動不動,無力的說道。 「明天東天橋下面那幫人有新貨到,我帶你過去,你他媽再不好好給老子 表現老子當場就把你的逼給撕了,聽到了沒有!!「當瘦子轉過身一把抓起 格格 的長髮一臉猙獰的大吼時,錄像停止了,而我的眼睛也定格在瘦子猙獰的面 孔上 ,這個長得和我有七分相像的醜惡嘴臉上。 「格格……格格!!……啊!!……啊!!!」我仰起頭大哭起來 ,發出一陣陣不似人聲的慘叫。 ======================================================================== 其實寫到這已經到了一個分水嶺…… 我也糾結了很久了…… 不吹不黑,今天抽了3包煙了…… 就是在考慮最終結局…… 最後還是,多謝捧場! 。24 「龍哥!快帶我去找我老婆!快!」等我稍微平靜下來點後,不顧滿臉的 鼻涕和淚水跑到龍哥面前死死抓住他的肩膀。 「呃……周生,你們好像還沒結婚吧……可那女人已經……」 「帶我去找格格!」我瞪著血紅色的眼睛對著龍哥大吼,而一旁的林仔立 刻向前走了一步。 「好,好,好,周生你冷靜一下……」龍哥揮了揮手,扶著我回到沙發 坐下,林仔又退回到一旁,站的筆直。 「不……不好意思……龍哥,我失態了……」又過了好一會我才平靜 下來,抽出茶幾上的紙巾抹著臉。 「不要緊,唉,想不到周生你也是個性情中人啊……我喜歡!林仔!陪 周生走一趟,周生是我老朋友!該怎麼幫怎麼幫!不用畏首畏腳!「龍哥朝 著一 旁的林仔大聲的說道。 「好的龍老大!周生,我們走吧。」林仔絲毫不拖泥帶水。 「就是這?」不一會,林仔開w輛麵包車帶我來到了員村的城中村,七 拐八拐停在了一幢小樓樓下。 「嗯。」林仔剛停下車,我便急不可耐的沖到樓棟里,剛跑到2摟拐角處就 聽見林仔在下面喊:「周生,在一樓……」 媽的……我又從2摟走回到樓下,來到林仔站著的屋門前,看他對我點 了點頭,抬起手使勁敲了敲門. 「沒人?」我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下午1點多了,敲了半天門里面並沒有任 何反應。 「周生,要不要進去看看?」林仔在一旁說. 「可好像沒……」我話還沒說完,就見林仔從腰間摸出一串鑰匙,左右 看了看,挑出一把插進了門鎖. 哢嚓,只用了幾秒,鎖就被林仔打開了,我也做賊一樣左右看看,趕緊和 林仔閃進了屋子,關上了門. 屋子里彌漫w股垃圾堆和精液的混合臭味,雖然剛才通過視頻看到過臥 室的情況,但進入這個屋子的小客廳後依然讓我深深的皺起了眉頭. 小客廳里除了幾件格格原來的家具和家電,到處胡亂扔格格未洗過的內 褲,似乎那瘦子有這個癖好,內褲上到處都是已經乾枯的精斑和黃黃的水漬, 甚 至連窗臺邊廚臺的切菜板旁都有一條. 我走進臥室後發現依然空無一人,髒兮兮的床單上佈滿了水漬,精斑,甚 至還有一些血漬. 我有些無法忍受這個小屋內的壓抑,開門走了出去,回到林仔的車里坐下 。林仔也跟了出來,一言不發. 「周生,要在這等還是去東天橋?」不一會,林仔見我沒反應,主動開了 口。 「你知道東天橋在哪?」我隨之一愣。 「如果是那幫大煙鬼呆的東天橋,我想我應該知道……」 「那好!那快去!給,這是一點油錢,林仔,別嫌少。」我趕忙從錢包里 抽出幾張鈔票,塞到林仔手里。 「那多謝周生了。」林仔也不推辭,直接發動了車子,不一會,我用眼角 無意的一撇,竟然看到林仔一塵不變的表情上竟然露出了一絲笑意,媽的, 真是 有錢能使鬼推磨啊……我不禁搖了搖頭. 車子晃晃了很久我們才來到了黃浦區一個人煙稀少的荒地,而在這 片荒地邊上我遠遠的看到有一段沒有蓋好的高架橋,孤零零的聳在那裡. 距離高架橋還有100多米的時候林仔停了車,和我一起輕聲繞到橋底,而 當我們快到橋底的時候忽然從橋底傳出一聲淒厲的慘叫,格格!是格格!我 瘋了 一般沖了過去,卻在拐彎處被林仔死死抱住,動彈不得,我剛要對林仔發火 就見 林仔用手指比嘴巴,朝里面努了努嘴。 我伸頭朝里面望去,一,二,三,四……一共七個男人和一個女人, 男的除了那個站在一旁的瘦子我都沒見過,女的自然是格格。 格格此時正赤身裸體的被個有些乾瘦的中年人摟在懷里,中年人坐在一 個鋪著地鋪的鋪蓋上,而格格坐在他懷里,雙手扶著他的肩膀,正仰著頭一 晃一 晃的扭動肥白的屁股,中年人的頭在格格胸前來回的舔弄,忽然一口咬住格 格的大塊乳肉使勁的撕咬,格格頓時又發出剛才的慘叫,直到中年人鬆開嘴 里的 軟肉滿足的舔了舔嘴唇格格才迷離雙眼的繼續聳動。 「王哥,咋樣?這妞帶勁吧?」旁邊的瘦子一臉獻媚的說道。 「嗯……身材不錯,長得也不錯,可這逼……是不是鬆了點……不 會是天天被你小子操的吧?「王哥說完旁邊幾個男人哈哈大笑起來。 「我哪有那本事……嘿嘿……王哥,您別急,您要嫌逼松這騷貨還有 絕活呢,包您滿意……「瘦子搓了搓手,低聲下氣的說. 「哦?啥絕活?我喜歡絕活!快弄個來看看!」王哥似乎來了興致,不過 見格格似乎扭屁股的動作慢了些,立刻一巴掌抽在了格格的屁股上,換來格 格的 一聲悶哼。 「嘿嘿,王哥,您瞧好了!」瘦子一臉淫笑的走到格格和王哥旁邊,點上 一根煙抽了兩口,然後上前扒開了格格一條雪白的大腿,用煙頭向大腿內側 狠狠 的戳了過去。 「啊!!!」格格頓時發出一聲更加淒厲的慘叫,而王哥卻舒服的眯上了 眼睛。 「行啊你小子,還真有一套,這下里面緊實多了……」 。25 「林仔!里面那群畜生……你幫我砍倒一個給你2000塊!!」我眼睛 發紅,全身的肌肉緊繃,雙手還不停的在發抖,我已經忍無可忍了。 「周生……里面可是有七個人……」 「3000塊!!」 「可……」 「5000塊!!!」我幾乎咬著牙低吼著,就算是一人十萬我也要出這個 錢!我要他們都死! 「呃……周生,我先回去拿傢伙……」林仔看我這幅模樣,知道今 天不能善終了,一路小跑到麵包車邊打開後備箱,從一個大布袋里抽出兩把 半米 多長的砍刀,跑了回來。 「周生,別弄出人命!傷人和殺人是兩碼事,傷人只要你有錢有的是人 幫你去頂,殺人是要吃花生米的……嫂子以後還需要你照顧的……別衝動。 ……「林仔把刀遞到我手里後,壓低聲音對我說. 「好……」我有點吃驚的看了看林仔,想不到他還有這份心思,頓時 清醒了點,使勁的點了點頭. 「喂!你們兩個是幹嗎的?」我們把刀藏在背後,晃晃悠悠的朝王哥他 們走了過去。 「猴子!你他媽搞什麼鬼,貨你還要不要了?!」林仔一臉的笑意,對 著猴子打招呼,我也一臉輕鬆的微笑跟在林仔後面。 「我?貨?」猴子看了看我們,顯得有點迷茫,但看清楚我的臉後便吃 驚的盯著我。 王哥身邊幾個男人見我們是來找猴子的,便不再理我們,抽煙的抽煙, 聊天的聊天,看操逼的看操逼。 等我們走到離猴子還有幾米遠的時候,林仔忽然像只豹子般暴起,朝站 在一堆那五個人沖了過去,拔出砍刀對著一個人的大腿就是一刀。 「啊!」隨著一聲慘叫我也拔出背後的砍刀朝王哥沖去,在他還坐直著 的後背上狠狠砍去。 「我操!」隨著王哥一聲怪叫,他的背部頓時出現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 口,皮開肉綻,鮮血橫流,而他立刻一把推開身上的格格,滾到一邊死死的 盯著 我。 「我操你血媽!!」看著躺在一邊神志不清扭動身體的格格和王哥還直 挺的下體,我感到腦門充血,大吼一聲又朝他撲去。 「你們他媽到底是誰?!」王哥見我好像和他有深仇大恨一般向他沒命 的揮刀頓時氣勢一弱,慌亂的躲閃,可沒躲幾下就被我砍中了胳膊和胸口, 看 著倒在血泊里痛苦呻吟扭動的王哥,我抹了抹臉上的血和汗,扭頭看向在一 旁已 經嚇傻了的猴子。 「哥……哥……別殺我……別殺我……」猴子見我一臉殺氣的 向他走來,立刻慌忙的想逃跑,但是還沒站起來就重新摔倒在地上,重複了 幾次 後他開始一邊滿臉驚恐的向前爬,一邊顫聲求饒。 「讓你他媽打她!!讓你她媽賣她!!讓你他媽虐待她!!!」我發瘋 般的舉起刀就往瘦子身上拼命砍去,不過我還是存有了一絲理智,手上留了 力道 ,這些刀傷雖不致死,但留些男人的疤痕是少不了的了。直到瘦子仰躺在地 上昏 死過去我才停下手上的動作,喘著粗氣朝林仔那邊看去,誰知道林仔已經來 到我 身邊,而剛才王哥手下人那裡只剩下3個人在地上痛苦的打滾哀嚎,另2個 已經跑 的沒影了。 「周生……你下手太重了啊……這只是些大煙鬼,哪有什麼力氣反 抗……「林仔無奈的搖了搖頭. 「呃……」我看了看我這邊兩具滿身是血躺著不動的人,再看了看那 邊捂著傷口打滾的人,頓時感到了差距,原來砍人也他媽是門高深的學問。 「周生,你趕快和嫂子走吧,車上有我平時備用的衣服,我在這裡收拾 下手尾。「 「你一個人在這沒事麼?」 「沒事,一會我會聯繫老大,他會派人接我,那車你有空開回到公司就 行了。「 「大恩不言謝!林仔!」我重重的拍了下他的肩膀,也不墨蹟,撿起格 格的衣裙幫她套上,抱起她大步離開. 在車上換下了滿是血蹟的衣服,看了看仍在後座上昏迷葷格格,我 想了想,邊開車邊給龍哥打了個電話。 「周生?怎麼樣?家嫂找到沒?」 「多謝龍哥,這件事我欠你個人情,回頭我會好好擺一場謝謝你和林仔 !「 「哈哈哈哈!小事小事!家嫂沒事就好……呃……用不用我介紹給 你家醫院?我認識里面有個對女人病很不錯的醫生……「 。26 一直到了晚上6點多,我才鬆了口氣坐在格格的病床邊輕輕的撫摸她 的額頭看著她,這家醫院是龍哥介紹的,當和龍哥要好的那個王醫師知道格 格有 可能是愛滋病患者的時候立刻給我們了一個加護病房,並且給格格做了一個 全面 體檢. 長期營養不良,貧血,多處軟組織挫傷,重度陰道炎,淋病,中度子 宮內膜炎……看完了格格病歷上一長串的病症,我竟然感到有些平靜,因為 格 格現在就在我的面前,顯得那麼的真實,那麼的安詳。 艾滋的檢驗報告還沒出來,王醫師說今天晚上晚些就能有結果。 「嗯……」我就這樣一臉癡迷的看了格格差不多一個小時後,格格迷 迷糊糊的發出一聲輕吟,緩緩的睜開了眼。 「老公……呵呵……我又夢見你了……真好……」格格一扭頭 看到了趴在她身邊的我傻笑了下,把插著吊針的冰涼小手伸到我臉上摸了摸。 「老婆你醒了……」我捧著這隻小手輕輕吻著,生怕把它弄疼了。 「老公……我好想你……」格格的眼角溢出了水滴,滴落在枕頭上 ,一直不停。 「我也是……老婆……」我抬起頭看著她深情的雙眼,感覺到久違 的溫暖。 「老公……我……啊!」格格想把另一隻手也伸過來,卻不知另一 隻手上也插著吊針,頓時吊針和膠布被她一下扯了下來。 「老婆!!痛么?怎麼樣?」我頓時一驚,立刻跑到床的另一邊,發現 她手上的針孔已經流出了血滴。 「痛……痛的?!」格格忽然驚醒過來,一下坐起身來甩開了我,把 流血的手死死的捂住,一雙眼睛驚恐的望著我。 「怎麼了?老婆?很痛麼?我這就叫護士!」我趕忙按了下病床上的呼 叫開關. 「你……你怎麼會在這?這是哪?我怎麼會在這?」格格這才四周看 了下,又緊張的望著我說道。 「這是醫院啊……我把你帶來的……」 「你?……我男朋友呢?他在哪?」格格見我向她偎過來急忙向後挪 了挪。 「誰是你男朋友?」我皺著眉頭看著她。 「就……就那個瘦瘦的……」 「哦……被我砍死了。」 「什麼?」格格瞪大了眼睛看著我。 「格格,沒事了,一切都過去了……」我把手伸向她。 「滾開!!!別碰我!!!」格格大叫一聲打開了我伸向她的手。 「怎麼了?怎麼回事?」這時一個護士走了進來,戴著厚厚的口罩,手 上套慷膠手套。 「他!!讓他出去!!我不想看到他!!我不認識他!!」格格指著我 大聲說道。 「他?他不是你老公麼?怎麼回事?」護士一臉疑惑的看著我。 「我不認識他!!他不是我老公!!」 「老婆,你別這樣……老婆!!」 「既然她說她不認識你,那你不能呆在這,這裡必須是病人家屬才能進 來的地方,請不要影響病人情緒. 「 「老婆……你幹嗎這樣……老婆……」 「我不認識你!!你離我遠點!!別碰我!!!護士救命啊!!護士 !!!「格格如同瘋子般大叫大鬧起來。 在格格的大叫下,護士的拉扯下,我被從床頭推到了床尾,就在這時 ,我看到格格邊吵鬧眼角邊流出一滴滴的水滴,但神情還是沒變,依然顯得 那麼 癲狂。 我猛地一把掙脫了護士,來到格格身邊,不顧她的尖叫和反抗,摟著 她的脖頸把她的額頭緊緊頂在我的額頭上,喘著粗氣死死的盯著她的眼睛一 字一 句的說道:「格格!從今天開始,我再也不會讓你一個人承受這些,你死, 我也 死,你活,我才活!我他媽絕不獨活!!「 說完我便將格格剛拔出來的吊針抓起,向自己的手背狠狠扎去。 「不要!」在格格一聲淒厲的尖叫聲中,吊針深深的扎進了我的手背 ,滲出一滴滴鮮紅的血珠。 。27 頓時,病房中一片死寂,格格,護士都瞪大眼睛看著我,我拔出吊 針,鮮血頓時流了出來。 「嗚嗚嗚……老公……醫生……救救我老公……醫生…… 嗚嗚嗚……「格格如同傻了一般一邊雙手緊緊捂我流血的手背一邊嗚嗚哭了 起來。 我在床頭坐下,將格格摟在懷里,一邊輕撫她濕漉漉的小臉,一邊 親吻她的頭髮,任她在我懷中嗚嗚哭。 等格格平靜下來已不知道過了多久,護士早就悄然離開,病房中只剩 下格格時不時的抽泣聲。 「還避開我么……」我扶起懷中格格滿是淚痕的小臉,望著她的眼睛 輕聲的說. 「不……」格格趕緊搖搖頭. 「還要離開我麼……」 「不……不了……嗚嗚嗚……」格格又哭了起來。 「不哭了老婆……咱們有生之年也算是嘗到一次生死與共了……這 輩子值了……「 「我不要你死……老公……老公!趁著剛扎過把血吸出來行不行? 我幫你吸……不行!你自己吸,快!快!「格格似乎想到了好辦法,一臉急 切 的把我滿是血蹟的手拉到我面前。 「哈哈哈哈!傻丫頭!哈哈哈哈!」我摟著她仰頭大笑起來。 「你還笑!你的命都要沒了你知不知道……嗚嗚嗚……」格格看到 我這幅模樣又哭了起來。 「吾有美妻格格!共赴黃泉也是一對鴛鴦鬼!有何哀哉?哈哈哈哈!」 「老公……你是不是傻了……唔……」 我一把將格格摟緊,痛吻她乾裂的小嘴,而格格扭在動了兩下後將手 環抱我的脖頸,伸出了滑嫩的小舌激烈的回應著。 「周生請坐。」大概晚上9點多,王醫師把我叫到了他的辦公室里。 「王醫師……結果怎麼樣……」我面無表情的盯著王醫師,仿佛感 覺來到了法庭,坐在被告席上等待著法官的宣判。 「首先要恭喜你……周生,令夫人HIV的檢驗結果為陰性……」 我騰的一下從椅子上躥了起來,睜大了眼睛, 「真的??太好了!!謝謝王醫師,謝謝王醫師!!」我急忙上前握著 王醫師的手,感覺渾身都在激動的顫抖。 「呃……周生你也不用過早樂觀……因為這只是第一次檢驗…… 我建議令夫人在醫院住院觀察一周,繼續做後續的檢查,也好對她的婦科炎 症做 一些更好的觀察和治療……「 「沒問題!沒問題……可是……她還有毒癮……」 「這個問題不大,醫院里可以暫時向你提供一些美沙酮,起碼在醫院這 段時間,她是不會有太大的成癮反應……不過出院以後……還是需要靠病人 自己和家人的配合才能戒掉毒癮. 「 「太好了!多謝王醫師……不過怎麼戒毒才比較好?王醫師有沒有推 薦的辦法?或者是戒毒所?「 王醫師擺了擺手對我說:「周生……戒毒所我勸你放棄考慮,因為 令夫人的相貌比較出眾,在里面恐怕會遇到些不必要的麻煩,一般的戒毒所 都是 私人設立的,里面的環境還是比較複雜的……「 「啊?」我有點驚訝的看著他。 「呵呵,不怕周生笑話,其實我和阿龍以前是兄弟……也在那些地方 呆過一段時間……所以對那里的一些情況有些瞭解……「 「哦……那王醫師您有什麼好建議?呃……戒毒的辦法?」我心想 原來這麼牛逼的醫生以前竟然是混道上的……還是個癮君子……真他媽人不 可貌相啊…… 「這點我可以建議你……」 就這樣,我和王醫師在辦公室里聊了一個多小時才出來,但出來後本 該獲得新生充滿欣喜的我卻顯得有些惆悵。 「周生……是這樣……因為令夫人的子宮曾經因為刮宮損傷過,而 且是不止一次,所以這次這些婦科的併發炎症對她生殖系統損傷非常大,目 前看 來,即使病情痊癒可能也會失去生育的能力……不過這也不是一定的……還 需要看令夫人這段時間恢復的情況和個人的身體素質……「 又他媽不能生了么……難道老子命中克妻克子?算了,這都是以後 的事情了……先把眼下的事情搞定吧……孩子?去他媽的……老子只要格 格!! 。28 「老婆……準備好了么……」我拿出一段長長的繩子望著一臉可憐 相的格格說道。 「老公……我怎麼覺得……」 「怎麼了?」 「你拿這東西的時候表情很興奮的樣子……」 「呃……有嗎?」 「嗯……有的……」格格望著我肯定的點了點頭. 在醫院休養了1多個星期後,格格出院了,回到了星河灣與我同住,我 已經把員村那間屋里的東西處理了,該扔的扔,該拿的拿,最後也就撿回幾 件格 格的衣服和她指明要的一些小物件,一個旅行箱就提了回來。 經過王醫師的指點,我大概瞭解了他自己的戒毒經歷,而他也比較推 薦我用這一招,捆綁。 這不是在玩SM……而是要把格格捆成個粽子,讓她硬熬過毒癮的發 作期,王醫師說他當時捆了二十多天才熬過去,過程很艱辛。但為了我們的 將來 ,格格還是很堅定的點頭答應了。 美沙酮在昨天已經被格格用完了,我曾問王醫師能不能給我長期供應 這個藥,免得格格受苦,而他說這不是藥,是另一種毒品,只是副作用少點 而已 ,而且很難弄到,並不是有錢就可以買到的,如果我不捨得讓格格受苦,只 是會 更加害了她。 媽的,想不到第一次捆綁女人竟然是這種事情……我無奈的把繩子 在格格身上一圈又一圈的繞,時不時打一個結. 「老公,這邊綁緊點……對……」 「哎呀笨老公,從這邊繞啊……」 「不是這邊打結,是這邊,我手腕這邊,對啦,唉……真笨!」在格 格孜孜不倦的指導下,我終於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滿頭大汗的把她捆好了。 「老婆……」 「嗯?」 「你經驗好足……」 「什麼經驗?」 「捆繩子……」 「……哪有……是你太笨嘛……我才多說幾句……」 「以後我也要玩……」 「不要……好羞人……」 「還要玩眼罩……」 「不要……」 「還要玩滴蠟……」 「不要!」 「玩滴蠟會不會燙傷你?」 「有低溫蠟燭啦……笨……啊!!」 「媽的!等你好了老子一定買一箱子蠟燭天天玩個夠!!」我翻身騎在 格格身上,朝她敏感的地方不斷掃弄。 「啊!!好老公,別弄了,好癢!!啊哈哈!啊!!給你玩,給你玩! 啊!!「 「隨我怎麼玩都行么?」我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把頭貼在格格的頭上, 輕啄她的小嘴。 「嗯……老公想怎麼玩老婆都配合你……」格格閉著眼睛喃喃的說 。 「所以……老婆……這一關你一定要挺過去,到時候讓我好好玩個 夠,知道麼!「 「嗯……」格格輕聲回了我一下,但我似乎看到了她眼中的暗淡。 「老婆!!一定要挺過去!!如果你再碰那東西,我也碰!到時候我把 房子賣了,你卡里的錢也全取出來買那東西!咱們比吸!看誰死的快!!你 覺 得我敢不敢!!「我盯著格格的眼睛狠狠的說道。 「不要!老公!求你了……我一定會挺過去的……」格格的眼圈又 開始發紅了。 「我相信你……老婆……你一定可以的……」我把格格摟在懷里 ,聽她的平靜的心跳聲,感受這暴風雨前最後的寧靜. 。29 「嗚嗚嗚……老公……我好難受……」我們就這麼靜靜的躺在臥 房的地毯上,不時的聊天,差不多過了一個多小時後,格格開始不安的扭動 起 來,幾分鐘前,格格不再說話,緊緊的咬著牙輕哼,而現在她已經開始流淚, 抬起頭對我輕聲的說道。 「老婆,堅持下……很快就過去的……」我把她摟的更緊了。 幾分鐘後,格格開始在我懷里越來越激烈的扭動,我幾乎已經抱不住 她。 「啊!!!嗚嗚……呃!!!啊!!!」又過了一會,格格掙脫了我 的懷抱,開始把頭頂在地毯上痛苦的嘶叫起來,我趕忙過去扶起她。 「給我……給我打一針……老公……親老公……求你了…… 給我……啊!!!「不知過了多久,格格開始像條瀕死的泥鰍一樣在我懷里 拼 命的掙扎,扭動,終於,她開始逐漸失去理智了。 「放開我……放開我!!!給我打一針,快……快點!!!」 「王八蛋!!姓周的!!!你個混蛋!!快給我打一針!!快點!!嗚 嗚嗚……我求你了……快點……快點!!!「 「啊!!!嗚嗚嗚……姓周的你個死爹媽的混蛋!!!!死烏龜!! !嗚嗚嗚……我要殺了你!!!啊!!!「我有些麻木的看著仰躺在我懷里 不 斷拼命扭動破口大罵的格格,她鼻涕眼淚已經流了滿臉,漲紅的脖頸凸出一 根根 青筋,偶爾看向我的目光猶如看殺父仇人般充滿了仇恨和兇狠。 「嗚嗚嗚……」天色漸漸暗了下來……格格的扭動似乎已經不再那 麼激烈,而且也不再爆粗口,只是時不時的在我懷里拼命的咬著牙抽搐,好 像 在不斷的經歷著高潮般,只是這一個個的高潮太過頻繁和長久,讓她無法承 受, 痛苦不堪。 「老婆……好點了麼……」又過了一會,我拿起毛巾的手伸到格格 的臉上幫她擦拭坷水和眼淚. 忽然格格猛地扭過來一口咬在我的小臂上,兇 狠 的咬著,一邊咬還一邊用滿是仇恨的目光死死盯著我,發出嗚嗚的聲音。 「操!!」我大叫一聲,咬著牙忍著巨痛看向格格那張扭曲的臉和我血 淋淋的手臂。 「你一定要挺過去!!我他媽還要好好玩你呢!!我他媽還要娶你呢! !聽到沒有!!!挺過去啊!!!「我一把抓住格格的頭髮對她大吼起來, 而格 格看向我的眼神似乎恢復點清明,嘴上的力道也漸漸放鬆。 「嗚嗚嗚……」不一會格格鬆開了我,似乎恢復了點理智,但仍不能 說話,滿嘴是血的縮在我懷里嗚嗚的哭著。 「操……真他媽疼……」看著小臂上這個血淋淋的牙印,我忽然想 到了活死人黎明里的喪屍……格格當時的模樣像極了他們……只是比他們漂 亮和乾淨多了…… 又過了好一會,我點燃一根煙,摟著已經不再扭動的格格靠在牆邊, 深吸了一口,試圖舒緩下我手臂上的疼痛。 「勺……好……老……老……」格格這時從我懷里爬了上來, 抬頭看著我的哆哆嗦嗦的想說些什麼. 「好了麼?老婆?還難受麼?」我趕緊扶起她,拿起毛巾幫她擦拭臉上 的鼻涕和淚水。 「嗚嗚嗚……」誰知格格哭著掙脫我手上的毛巾趴到我身上對著我已 經不再流血的小臂舔了起來,除了溫熱的小舌頭,我還感到手臂上塗滿了她 臉上 的淚水,有點溫溫的,也有點涼涼的。 「好了老婆……沒事的……一會我去塗點藥就沒事了……別舔了 ……別舔了……「我知道格格在心疼我,但看到她這幅模樣我的心反而更疼 了……我趕緊把她扶起來,幫她擦拭滿嘴的血漬. 「好……好……藥……藥……」格格依然全身哆哆嗦嗦在努力 的對我說什麼. 「好好好,我這就去上藥,你在這好好呆著,老公馬上回來陪你,聽到 了麼?「我趕緊回道。 「嗯嗯……」格格使勁的點了點頭. 「嘶……」來到衛生間,我先用清水沖洗了下手臂上的血蹟,再拿出 雲南白藥塗抹上,當我剛拿出紗布準備包紮下的時候,臥室傳來咚咚的奇怪 響聲 。 我立馬扔下手中的東西跑進臥室,發現格格坐在地上用頭使勁的撞著牆 壁,鮮血已經從她的額頭流了下來,與她的淚水一起交織在她蒼白的臉上。 「格格!!你幹嘛!!我操!!」我一把把格格拉開,從旁邊拾起毛巾 幫她捂住額頭上的傷口。 「你瘋了么!!你在幹嗎!!!」我沖格格大聲的吼叫。 「嗚嗚嗚……」格格似乎依然不能說話,只是不住的搖頭. 「你忘了我說了什麼麼?」我抬起格格的下巴,一臉兇狠的死死盯著她 的雙眼,而格格的表情逐漸驚恐起來。 「你想死是吧?好!咱們他媽一塊死!!」我也用頭朝牆壁撞了過去, 只不過這一下撞的力道似乎太重,一下就把我撞的頭暈眼花,而我臉上也頓 時出 現了一條血,還沒等我緩過勁來第二下,格格就一下把我撞到在地上,撲在 我 身上,使勁的對我搖頭. 「還想死麼……」我今天流的血似乎有點多了,聲音開始有些虛弱。 「不……不……不……」格格甩著滿臉的血和淚含糊不清的死命 搖頭. 「媽的……暈死我了……你不暈么?」我伸出手摸了摸格格的腦袋 。 ========================================================================= 大家也看得出來格格的劇情寫到這已經無法繼續, 再寫下去就是虐到底的節奏了, 我不想這樣,大多數讀者也不想這樣 畢竟做人留一線是我為人處事的態度……咳咳…… 因為今天一次更新了5章 是我昨晚碼字到兩點多和今天白天又補足了一些才湊出來的 所以明天會停更一天,仔細考慮下後續情節和做些雜事 等星期一白天上班有空的時候再寫 一會就要去交公糧早休息,本來是昨晚的工作…… 但碼字碼的沒停下來,故今日某人對我吹鼻子瞪眼了一整天 男人苦啊…… 後續篇章開始本故事的第三部分——楊雪回歸 敬請期待,多謝捧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