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小莉吾妻全翻译马王-淫妻奸情



. 我名叫阿吉,刚满25岁,我与我的太太小莉结婚三年了,除了一些遗憾之外,我们有还算不错的婚姻生活。 大约是两年前,我和小莉有一些爭执,她將所有的精力花在孩子身上,而冷落了我,就算她不陪孩子的时候, 一周有三天她会去教堂做义工,这就是我和小莉起争执的原因。 小莉说她这么做完全是出自一个母亲的本性,我说我也赞成她这么做,但是起码得多留一点时间给我,特別是 「上床」时间,而我同是也抱怨,她愈来愈不注意自己的外表了。 小莉嫁给我时,她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女孩,而且才廿一岁,长得也像花花公子中的当月经典女郎一样美丽, 有一头又直又长的头髮,深情迷人的大眼,天使般的娃娃脸,又长又直的腿和细细的腰,她出现的地方,就是大家 目光的焦点。 但是结了婚,生了孩子后,她的体重立刻增加了廿公斤。我鼓起勇气向小莉抱怨她的外形走样了,她开始大哭, 我告诉她我很抱歉刺伤了她,但是我是为她好。 她看著我,拭去脸上的泪后说她很抱歉她冷落了我,她还说她要开始减肥了。 第二年,我们的关系改善了,小莉减去了她身上所有多出来的体重,由于运动的结果,她现在看起来比婚前还 美,更让人意外的事,她的胸部比以前更大了,为了证明这个事实,她特別去量了三围,现在是35d- 22- 3 5。她的胸部虽然是d罩杯,但是d罩杯看起来还是容纳不下她的大乳房,我认为她起码比d罩杯大一号才对。 为了庆祝小莉的重生和廿三岁生日,我设计了一个只有我和她的拉斯维加斯之旅,我的父母会帮我们照顾小孩, 旅途开始时相当不错,第一天我们大啖美食、小赌一场、看精采的秀,小莉穿了不常穿的一件迷你紧身衣,以展现 她的身材。 这件白色的衣服非常的紧,而且相当地短,她必需相当小心,以免穿帮而露出我买给她的內裤,她还穿了一件 相当合身的胸罩,將她的胸部整个托了起来,一个美丽、细腰、长腿、丰乳的女人,吸引了全场人的注意力,她还 穿了一双白色细跟的五吋高跟鞋,许多人都一直目不转睛的看著她,刚开始时,小莉有些不自在,但是不久后,她 开始喜欢这样了。 在这个时候,我实在说不出口「我们该回去了」这句话。 在表演结束后,我们漫步走回旅馆,经过游泳池,凉风阵阵让人神清气爽,我们找了个没人的角落,我將小莉 抱在怀中,轻轻的吻了她,她的反应让我惊讶,她以许久不曾出现的热情回吻我,很显然地,今天欢乐的气氛已经 点燃了她的慾望,我能* p受到她的舌头在我的口中热情的探索,她的呼吸异常的沉重,当我们的长吻结束,小莉 轻声对我说:「我想要你,阿吉。」我回答:「我也是。」她不怀好意的说:「我们可以在这里做吗?」我很惊讶 我的妻子居然会提出这种点子。 我以实际的行动回答她,我让小莉的背靠著墙,轻轻吻著她的肩膀和脖子,让她开始兴奋,小莉將一条腿抬了 起来,放在一旁的长椅上,她的裙子也因此拉高,露出了內裤,那条高叉又袖珍的內裤几乎盖不住她的阴户,她为 了穿这条內裤,还特別修剪了阴毛,我很轻易的拉开內裤的边缘,轻轻抚摸她的阴户,她自然而然的发出了呻吟。 小莉將双眼闭起,把头往后仰,我往四周看了看,確定周围没有其它人会看到我们办事,接著转过头来看著我 那美丽又性感的妻子,她正沉醉在我的手指所给她的感觉之中,整个阴户都湿淋淋的,她呻吟著说:「搞我,阿吉。」, 我从来也没看过她如些这般的热情。 我拉下我的拉链,掏出我那早就硬起来的肉棒,拿开原在小莉阴户上活动的手,改让我的龟头在小莉的阴户上 磨擦,让她显得更需要我的傢伙,她以急促的呼吸低声说:「请干我吧,拜託你。」,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她说「干」 这个字,很明显地,这是她有生以来最需要的一次。 我也一样很需要了,我不能在作弄小莉了,我要用她那又湿又热的小穴,当我將我的龟头插入小莉的穴內,她 开始痉孪而且发出叫声,我慢慢地將我的肉棒插进小莉的阴户內,直到我的阴毛碰到小莉那经过修剪的阴毛,在我 开始拔起阴茎准备下一步时,我听到了一些声音,而小莉也听到了。 「快点,有人来了。」我说我从小莉那尚未满足的阴户中拔出我坚硬的阳具,痛苦地將它塞回裤子之中,小莉 则放下腿,拉平裙子。 刚刚弄好后,一对年轻的夫妻走近我们,他们看到我们时略感惊讶,我想,他们可能和我们一样,想来这里做 一样的事情。那名妻子非常漂亮,她看起来比小莉还年轻,有一张可爱的脸,但是身材比不上小莉。 小莉靠著我,说:「我们回去做未做完的事吧。」我想慢慢地满足我饥渴的妻子,所以我先提议去酒吧,小莉 不情愿的同意了。 我们喝著酒,忘情的谈论今天的趣事,並且放声大笑,我的性欲一直存在,我很骄傲我的身旁有这么一个美丽 的妻子,有人说成熟的女人更有魅力,这句话印证在小莉身上绝对適合。 在告诉女服务生结帐时,小莉的手立刻紧紧的握住我的手,女服务生问我们,来这里是为了办公事还是来玩的? 我开玩笑地告诉她,我是为了庆祝我妻子卅岁的生日。小莉听到这句话时,她的眼光恨不得想杀了我,那女服 务生也看出来了,马上向我们为她的问题道歉。 小莉对我的话感到不悦,我很奇怪为什么她会对这种年纪的玩笑而生气,她提醒我,她的外表让她觉得好像回 到了少女时代,我告诉她我只是开玩笑而已,她现在比结婚前我们约会的那段日子更美。她怀疑我的说词,也质疑 我刚才为什么愣愣的看著那位年轻的妻子,她认为我觉得她太老了,已经没有吸引力了,小莉是不是真的醉了,我 不知道,她开始说她要证明她还是有吸引力的。 现在已经很晚了,我告诉她让我们回房间,让我证明她是多么地有吸引力,她说由丈夫口中所说出来的恭维並 不可靠,她转身走向后面的酒吧,口中唸唸有词的说她还年轻。 我问她要去哪里?她告诉我她要证明给我看,她还是很有魅力的。我告诉她不必这么做,她回答这是自尊心的 问题,我扶著她,跟她走进酒吧旁的撞球间。 她转过身,轻轻告诉我,她听到撞球间里有人,她跌跌撞撞的走了进去,不久后出来,告诉我,进面有不少人, 而且都是黑人,我该告诉她算了,我们回房吧,但是我却冷笑,並且说她没胆子。 小莉被我这句话激怒了,她要我看著,转身走向撞球间,此时我低声咒骂我我自,並且看了看四周,雪莉没错, 这里已经没人了,只剩下撞球间里的那一群黑人,她大概原来是想找一个已婚、禿头、脾酒肚的男人,很快的达到 吸引他注意自己的目的,然后再走,可是在我无聊的讥笑之后,她慢慢的走进了撞球间,透过门上的玻璃,我看到 四个除了职业运动选手般的黑人大汉立刻对她狼嚎、吹口哨,小莉停了下来,面对那些用饥渴眼神看著她的男人们。 小莉问他们,喜不喜欢他们现在看到的女人,他们报以更大声的狼嚎,其中一个傢伙说,她是他今年看过最美 的女子。 在他们的夸讚之下,小莉看起来更大胆了,真不敢相信,我珍爱的小莉居然对一群男人卖弄风骚。 忽然,小莉的小钱包掉在地上,小莉弯下腰去捡起它,这使得她的短裙拉高了,露出她的臀部和內裤,很幸运 地,附近没有其它人会看到这一幕。 她这么做引起了更多的狼嚎,她对著这些男人微笑,还是没有直起身来,这也使得她的乳沟暴露在这些男人面 前,那些男人贪婪的看著小莉。 此时我认为小莉该回房了,一个男人要小莉和他们一起玩,小莉告诉他们,她没办法留下来,因为她要去换衣 服,那些男人异口同声懊恼的发出「噢」的声音,小莉噘起嘴,似手不想让他们失望。 其中一个傢伙说道:「妳为什么不在这里把衣服脱了?这里没有其它人了啊?」 小莉听到这句话,將一根手指放在唇上,思索著要不要这么做。 我確定她不想离开他们,更令我吃惊的是,小莉居然將手移到裙子的边缘,那些男人们又开始狼嚎了,小莉將 裙子一吋吋慢慢的拉高,將她的腿呈现在这些男人面前,当裙子上移到小莉的三角地带时,那些男人的眼睛好像快 掉了下来。 小莉继续將衣服往上拉,超过了她的腰部,当拉到胸部时,小莉把速度放慢,也顺势挤了挤她的乳房,这使得 她的乳房在胸前轻轻的晃动,她最后终於將外衣脱了下来,满脸性感的表情,用她的高跟鞋將她的衣服一脚踢开。 狼嚎又再次响起,促使小莉继续,她报以一个微笑,踩著高跟鞋往撞球间的深处走进,男人们让出了更多的空 间,但是这个撞球间还是太狭窄了些,之后小莉坐在一个男人的腿上,因为汗水和兴奋,小莉的胸罩和內裤已经湿 透了,所以变得透明,所以我美丽的妻子,现在几乎已经是一丝不掛的坐在这四个男人之间,她袖珍的身材和白皙 的肌肤,与这四个全身黝黑的壮汉在一起,成了明显的对比,是一个令人惊异的景象。 我忽然问我自己,为什么还不出面阻止?我知道这是因为我看到我的妻子在这种情况下,让我觉得很兴奋,我 也很吃惊,我原本以为小莉会马上离开这里,回到房间。 接下来的几分钟,那虚男人看著小莉的身体,同时和她愉快的交谈,有时候其中一个男人还会故意用手碰碰小 莉的胸部,但是小莉好像一点也不介意,她轮流坐在每一个男人的腿上,最后,如我所愿的,小莉好像打算离开这 里了,她拿起其中一个男人的毛巾,並將它拧乾,来擦自己的身体,由於內衣裤已经湿了,所以衣服不太好穿,一 个傢伙过来帮她穿衣服,现在我可以比较清楚的听到他们的谈话,小莉说她的房里还有一些酒,现在我明白了,她 邀请其中一个——不! 也许是所有的男人去我们的房间。 当小莉走近我时,我躲到身后的自动贩卖机旁边,她往我这儿看了一下,然后继续往前走,走过我身旁时,她 轻声说:「我告诉过你了!」,那四个跟在后面的黑人並没发现。 她三角地带附近的裙子上有点湿的痕跡,透过她湿了的衣服和胸罩,可以看见她乳头的样子,而那件白色的衣 服也因为湿了而显得透明,但是她好像一点也不在乎,其中有个傢伙帮她打开酒吧的门时,她对那个男的报以微笑, 而那个男的却目不转睛的看著小莉身上的重要部位,小莉也发现那个男人的裤襠开始澎胀,当小莉不由自主的舔了 舔嘴唇,我的阴茎也开始勃起了。 他们走过走廊前往我们的房间,我们的房间靠近中庭花园,当初我们进入房间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拉上窗 帘,但是很不幸的,窗帘无法完全拉上,不过也因为如此,现在我站在花园就可以看到房中的一切景象了。 我就坐在花园的椅子上,看见房间的灯亮了,小莉和那四个男了走了进来,我很感谢这个房子的廉价建筑,它 让我可以听到房间中人的对话。 小莉將钱包和钥匙往化粧台上一丟,然后像伸懒腰般的將双手往上伸,我知道她很紧张,因为当她紧张时,她 总是这么做,我以为她觉得自己已经证明了她还有魅力,所以她马上会要这四个黑人离开。 没多久,一个傢伙说:「小美人,妳不是要给我们一点酒吗?」 她笑著说:「才怪,我可没说要请你们喝酒喔。」 她从冰桶中拿出酒,並且倒了五杯。 我怀疑这些像伙是想让小莉喝得更醉,尤其她刚刚在酒吧里已经喝了不少的酒了,她又不常喝酒,不用几杯, 她一定会醉的,刚才在游泳池旁的事也被打断,她现在一定欲火焚身。 其中一个傢伙,名叫小鬼,他打开音响,放一些热情的音乐,另一个叫做水管的则说:「这是今晚狂欢的音乐。」 小莉问他:「什么狂欢?」 水管答:「这是男人的狂欢啊!」 「只有男人才能参加吗?」小莉问道「才不呢!」水管说,「这是男人看著美女跳舞的狂欢!」 「噢!」小莉有点不安的回答。 一个名叫狗头的傢伙说:「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比妳还骚,小莉,快开始跳舞吧!」 小莉脸红著说:「你们真的觉得我该跳支舞吗?」 站在最前面那个叫做大牛的傢伙吹起口哨:「就像我刚刚对妳所说的,妳是今年我所见过的最美的女人!」 小莉听到这句话,露出了一个淘气的笑容。 小鬼看著小莉说:「我敢打赌,妳舞跳得比这里所有的女人还好。」 小莉摇摇头:「我从来没跳过这种舞。」 水管说:「小美人,妳一定会的。」 小莉不安的说:「我不知道。」 「来试试嘛,小美人。」狗头用乞求的口吻对小莉说,其它人也在不停的鼓励她,最后,小莉喝乾了另一杯酒, 然后说:「好吧!各位,但是如果我有什么地方做错了,你们可要告诉我哦!」 小莉將音乐转得更大声了,然后站起来,身体开始前后摆动,隨著音乐摇她的屁股,男人们则不时发出惊嘆声, 当小莉和我在一起时,她从来没有这么做过,但是她现在却跳舞跳得像个专业舞者一样。 「转过身来,美人,让我们看看妳的屁股。」狗头命令她小莉照著办了。 水管又说:「弯下腰来,让我们看清楚。」 小莉也照办了。 很明显的,小莉越来越投入,这时她发现男人们的裤襠开始涨大,小莉的笑容也带了些邪恶。 大牛叫道:「可以开始脱衣服了。」 小莉摇了摇头,蹶起嘴,將双手抱在胸前,男人们的脸上露出朱望的表情,小莉看到后笑了笑,迅速拉下衣服 的肩带,当她开始脱衣服时,男人们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当她脱下衣服时,丰满的乳方还因为脱衣的动作而在她 的胸前跳动。 小莉將衣服慢慢的褪至臀部,最后完全脱了下来,她將脱下来的衣服一脚踢开,此时口哨与狠嚎再次响起,我 想表演不是到此为止,而且我猜得没错,她將手伸到背后,解开她的胸罩,慢慢地將她的乳房释放出来,然后她隨 著音乐的节拍,一上一下的拉著內裤的两边,作弄这些男人。 那些傢伙一齐叫道:「脱下它!脱下它!」 小莉摇了摇头,回答:「不!」,那语气就像在骂我们的孩子一样。 她转过身去,让屁股对著这些男人,她慢慢的弯下腰去,脱下她的內裤,现在她除了那双高跟鞋之外,什么都 没穿。 她用连我都没看过的姿势爬上了床,然后抬起一条腿,露出了她那粉红色的阴户,所有的男人开始流口水了。 小莉放下了腿,用极性感的声音说:「现在该你们了。」 那些男人立刻脱光了衣服。 小莉看著身旁一个傢伙的肉棒,张大了嘴:「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人家说和黑人做爱最过癮,而且我也知道你 为什么叫水管了,你的东西有多大?」 水管骄傲的回答:「14吋长,直径七吋」 小莉说:「你是说,现在还不是最大的时候囉?」 水管笑著说:「还没,现在不过才一半大而已。」 小莉没碰过这么大的肉棒,还不止这样,这里的其它人阴茎都超过了廿五公分长。 他们看著小莉躺在床上的长腿、细腰、丰胸、美丽的脸,他们认为小莉显然是很饥渴了,但是事实上,小莉不 过是想向我证明她的魅力而已。 但是一个美丽的女人一丝不掛的躺在四个拥有超级大肉棒的壮汉面前,小莉还要证明什么?我不知道小莉心里 在想什么,但是很明显的,这四个男人要用上他们的傢伙了,这可不是医生检查病人的游戏。 那些男人正在打手枪,希望让自己的阴茎更硬些。 小莉不自主的舔了舔嘴唇,以很少有的声音问狗头:「我可以摸摸它吗?」 狗头立刻移了移身子,將肉棒送到小莉面前。 她摸了摸龟头然后说:「它好黑,而且好软。」 和她白皙的胴体相比,確实如此。 小莉更坐近了些,接下来的情况令人难以相信,她將头靠近那根肉棒,张开了嘴,含住那根廿五公分的阴茎, 然后將头慢慢的上下移动,舔著那根阴茎的每一个地方,她甚至还將肉棒拉起,舔他的睪丸。 不不敢相信她会这么自动地吸吮一个男人的阴茎,我得一直求她,她才肯帮我口交。 现在她对那个男人一个极有魅力的笑,然后说:「这就是你带我过来的目的吗?」 狗头笑著说:「还不止呢,美人,我还要用一些妳其它的地方。」 我发现我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当我们办事被中断后,我没带她回来办完事情,她现在饥渴到可以让任何人干 她了。 我猜小莉是因为当她需要时我没有给她,所以她就找一个可以给她的人,对於开她年纪的玩笑,不过是个催化 剂而已。 狗脸戏弄小莉似的把阳具由小莉的口中抽了出来,小莉想將那只阴茎再含回口中,但是狗脸却挥著他的肉棒不 断的拍著小莉的脸颊,接著狗脸又蹲了下来,用肉棒拍著小莉的大腿,小莉將腿伸到狗脸的面前,我知道小莉已经 准备好了。 小莉发出抽噎的声音:「…拜…拜託…你」 狗脸问:「拜託什么?美人?」 小莉用那澄澈的眼睛看著他蹶著嘴说:「拜託你放进来。」 狗脸又问:「放进哪里?」 小莉张开双腿,用手拨开阴唇。 「哈!这个骚货要我干她!」狗脸说道其它的男人还在打手枪,但是一直耸恿狗脸上去干小莉。 我看著那根黑色的廿五公分长的阴茎插进了我妻子的阴户中,这也是小莉第一次碰上这么大的阳具,在插进的 同时,小莉的穴內冒出了许多淫水,她开始全身摇动,发出呻吟,狗脸越插越深,小莉马上得到了高潮,之后小莉 有时呼吸沉重,有时抽噎。 狗脸开始抽插,不久他弯下身来,吻著小莉的乳房,一路吻向小莉的嘴,小莉让狗脸將舌头伸入她的口中,也 將自己的舌头伸入狗脸的口中,在长吻结束后,小莉呻吟道:「请別射在里面。」 狗脸大声的说:「贱货,我从来不射在外面,要不就射在妳的穴里,要不就射在妳的嘴里!」 小莉没有反对,我真不敢相信,小莉始终不肯吃我的精液,但是她现在居然肯让这个黑人射在嘴里。 狗脸开始发出呻吟,看来他快射精了,他拔出阴茎然后立刻移到小莉的面前,小莉立刻抬起头张开嘴含住狗脸 的阴茎。 狗脸吼叫:「喝下去!贱货!」 我不知道狗脸射了多少,我只看到小莉在一直的吞。还有一些精液由小莉的嘴角流到了她的胸部。 最后,他射完精了,但是小莉不停的吸著和舔著狗脸的阴茎,想把所有的精液都吃进嘴里,她甚至还刮起滴在 她胸部的精液,將它们送进口中。 小莉全吃完了,她说:「我从来不知道精液这么好吃。」 第一个人办完事了,小莉现在知道她刚才做了什么好事,她的脸上有点愧庂的表情,但是在她还来不及说话, 水管走近小莉,將他的大阳具送到小莉的嘴前。 「现在是美食时间。」水管向其它人宣布当水管的阴茎插入小莉的口中时,大牛衝向小莉的阴户,用他的长舌 舔著小莉的阴核,而小鬼则舔著小莉的乳头,狗脸则在一旁休息。 第二回合开始,水管把小莉的嘴张开到了极限,但是小莉还是只能將水管的龟头含住而已。 大牛玩著小莉的阴户,让她忘了罪恶感,她的脸上又出现了慾望。 她开始认真的含著水管的阴茎,努力的让那巨大的阴茎再深入她的口中,当她为狗脸口交时,她只是含进狗脸 阴茎的前端而已,现在她看来下定决心,要將水管更大的阴茎放入口中。 最后,她大概含了十公分进去。 但是水管还不满足,他命令道:「我要插到妳的喉咙里,贱货!」 我以为这是身体上的限制,根本不可能办到,小莉连吹我那短短十几公分的宝贝都几乎让她窒息,何况是这么 大的肉棒。 在小莉不停的更换了她嘴巴的角度和方向后,我发现小莉居然又多含进了五公分。 水管將他的阴茎抽出了一点,接著又马上用力地往小莉的口中插去,他每一次这么做,都让他的大屌插进小莉 的口中更深,我看到小莉的咽喉变得更粗了,我想水管现在大概已经插入廿五公分左右了。 小莉稍微调整了她身体的角度,也许这可以让她的喉咙舒服一点,这也让水管的阴茎插得更深。 水管的阳具现在一定非常硬,他持续地用力往小莉的口中插,最后,小莉办到了! 她可爱的鼻子碰到了水管的阴毛,她的下巴也碰到了水管的阴囊。这必需要有超人的意志力与决心才能办到! 小莉的头开姞移动,她的喉咙紧紧的包著那根大阴茎上下套动,在小莉口交的同时,她还用她那美丽的双眼看 著水管,我还知道,她正对他微笑。 她很明显地非常得意自已能吞下这么大的阴茎,她移开她的头,將那大屌从口中退出,呼吸几口,再一次將阴 茎整根含到底。 她的神情看来似乎愿意为这个男人口交一整夜。 最后,水管將那大阴茎从她口中拔出,接著说:「妳做得还不著,但是我要玩另一个洞了。」 在小莉表演她神乎奇技的口交技术时,大牛和小鬼还是继续舔著小莉的阴户和乳头,这也使得小莉脑中一片空 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她似乎已经决定要水管干她,於是她说:「来吧!」 「你是一个坏好孩吧?」水管问她小莉很小声的微笑著说:「我喜欢当一个坏女孩。」 「啊哈,」水管又问:「那妳是一个淫妇吗?」 小莉看来有点急迫,她用混浊的呼吸说:「没错,我是个淫妇,我和你通姦,我要你尽其所能的对我做任何骯 脏下流的事。」 现在,水管要搞她的阴户了。 大牛和小鬼站到一旁,水管粗鲁的拉过小莉的身体,让她的阴户对准自已的肉棒。 小莉好像很希望那卅十公分的肉棒插进来,她说:「把你的脏东西插进我的脏肉洞里。」 水管把自己的肉棒摸了摸,让原来就沾在上面的小莉的唾液涂得更均匀。 水管將肉棒抵住小莉的阴户,开始慢慢地插进去,刚开始时,小莉的面部开始扭曲,他是她的阴户看来比她的 嘴还有更大的潜力,没多久,阴茎大概就插进了约廿五公分,而且看起来是插到底了。 水管將大肉棒抽出来一大部份,小莉的身体开始放鬆,且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紧接著,水管又用非常快的速度,用力的將肉棒插进小莉的阴道,这一次进去得更深了,而水管又重施故技, 一次比一次插得更深,而且速度也越来越快。 小莉在高潮时总会尖叫,这一次她的尖叫长达十分钟。 我站在屋外,呆若木鸡。水管干小莉的样子,让我感到害怕。 接著,小莉开始说出一些下流字眼,像是:「再快点干我,你这个混蛋!」 「用你的大屌用力插我的屄!」 水管的体力过人,在小莉的第三次高潮过后,他终於慢了下来。 「你为什么停了下来?」小莉抱怨道:「我正觉得舒服呢!」 在綃微调整过呼吸后,水管说:「妳这个淫妇,妳有满足过吗?」 「当然可以,只要你用你的大水管插我就行了。」小莉呻吟道「我会再插妳的,但是我这次要插妳的屁眼。」 水管回答她我以为这句话会把小莉带回现实,因为小莉一直觉得肛交是很脏的事,她连考虑都不会考虑。 但是水管的大水管好像给了她无上的满足,所以她说:「噢!好吧!我的屁眼给你插吧。」 雪莉吾妻(一之二) 水管粗鲁的將小莉头抓起,並往下按,让她看著她正被水管的大肉棒插著的阴户。 他命令小莉:「把妳的屄移开。」 小莉照办,她开始移动身体,慢慢地让阴茎离开肉穴,一会儿,阴茎已经完全拔出来了,水管放开小莉的头, 把她推到在床上。 「翻过去,像条母狗一样的趴著!」水管命令她他用手指沾了沾口水,涂在小莉的屁眼上,接著插了一根手指 进去,开始抽送,过了一会儿,又插进一根手指开始抽送,直到插进了第三根。 小莉一直在呻吟。 水管觉得差不多了,按住自己的龟头抵住小莉的屁眼,慢慢的插进去。 小莉叫得更大声了,她哀求水管:「慢…慢一点…」 接下来插进去就比较顺利了,现在水管大概已经插进廿五公分左右了。 我真不敢相信,那个黑人居然用他那么大的黑屌,插进我美丽妻子那么小的肛门中。 小莉移动屁股,自动帮水管抽送自己。 小莉说:「快点用力干我的屁眼,你这个黑鬼!」 水管开始加快速度干她,她的头髮在空中飞扬,乳房在胸前跳动,廿秒后,她又达到高潮。 在水管干她的时候,她转过头来看著水管,眼中的慾望之浓是我一生从未看过的,看得出来,她愿意为这个男 人做出任何事情。 不久后,水管的喉中发出低吼,看来他快射精了,他看著小莉,对她说:「来吧!妳的点心来了!」 水管將阴茎拔出来,小莉立刻转过身来,水管將刚刚还插在小莉肛门的阴茎,插进小莉已经张开的嘴中,水管 那一大股白色的精液立即射进小莉的口中,小莉立刻开始吞咽,但是水管射出来的精液实在太多了,还是有许多精 液由小莉的流角流出来,滴在她的乳房上,沿路流到她的阴毛,最后流到她的阴核上。 水管射完精,小莉用舌头將他肉棒上的每个地方都舔乾净,接著又把乳房上的精液用手刮乾净,送入口中,甚 至还將手伸到下体,把流到阴核上的精液也刮了起来,吃了下去,还把手指插入阴户,再把手指拔出来,舔著手指 上所沾染的分泌物。 她性感的笑了笑,说道:「真好吃。」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我,都开始呼吸急促。 小莉接著眼带淘气的望著小鬼:「我要你干我。」 小鬼回她:「可以!但是我得准备准备。」 小莉疑惑的看著他,小鬼从他的皮夹里拿出了保险套,他夸张的说:「我从来没有不戴套子嫖妓过。」 听到他这么说,我非常生气,这个混蛋怎么可以这样污辱我美丽可爱的妻子,在她今晚被轮奸之前,她还是纯 洁的。 我听到小莉说:「小鬼,隨你要怎么干我都可以。」 小鬼打开保险套的袋子,拿出保险套给小莉,说道:「把套子放进妳的嘴巴里,把里面的空气挤出来。」 小莉看了看套子的开口,將它放进了口中。 小鬼走上床,將屁眼对准小莉的眼精,蹲在小莉脸的上方,小莉握著他的肉棒,准备将肉棒插进口中,自从帮 水管口交之后,小鬼的阴茎要插进小莉的口中,就容易多了。 小莉的口中还含著保险套,將保险套的开口对著小鬼的龟头,让小鬼將肉棒插进口中,直到小鬼的睪丸碰到小 莉的鼻子,小鬼接著慢慢的將阴茎由小莉的口中抽出来,我看到一支带著绿色萤光保险套的大肉棒。 小莉从来也没用这种方式帮我口交过,她也从来不要我戴保险套,就我所知,我是她今晚之前唯一所爱的男人。 小鬼躺了下来,小莉骑在小鬼的身上,將自己的阴户对准小鬼绿色的阴茎,然后坐下来,让小鬼的阴茎插进自 己的小洞內,她开始在小鬼的身上一上一下的移动自己的臀部,开始抽送的动作,有时当她停疑来休息,小鬼立刻 自动地从下方逝起身子,让抽送的动作不致中断,这样做又让小莉得到了另一次高潮,她尖叫了大约十五秒,之后 看始喘息。 当小莉的高潮结束,她又继续上下移动臀部,她的乳房隨著上下的动作而跳动,小鬼起身狠狠吸著小莉的乳头, 让她的乳头变得鲜红,过了不久,小莉又得到另一次高潮。 最后,小鬼开始呻吟,而且用力將肉棒插到底后就不动了,原来他小精了,射完精后,他將阴茎拔了出来。 在小鬼干小莉的过程中,小鬼没有亲吻过小莉,这证明了除了小莉的肉泂之外,没有什么值得他注意的。 小鬼拔出他的阴茎后,保险套还留在小鬼的肉棒上,不同的是,大约半个保险套中都装满了他的精液。 小莉看著保险套,哀求著说:「给我好吗?小鬼?」 小鬼回答:「拿去吧!」 小莉迫不及待的將保险套从小鬼的屌上拿下来,小心的不使任何精液流出来,接著將头往后仰,她美丽的长髮 垂到她美丽的臀部,张开嘴,將保险套中的精液往嘴里倒,小鬼的精液相当地浓,缓缓地流进了小莉的口中。 小莉还吸著那个保险套,发出滋滋的声音。 小莉又露出她那如同天使般的微笑,对小鬼说:「我喜欢精液的味道。」「我可以舔一舔你的屌吗?」 小鬼考虑了一会儿接著说:「好吧!」 我真不敢相信小莉居然这么想吃到精液,她甚至还舔小鬼的屁眼,找找看还有没有残留的精液,一但找到,就 全把它们吃下去,不久后,小鬼那二十五公分长的阴茎变得乾乾净净。 小莉现在將注意力移到大牛身上,他一直逝著他的肉棒坐在床旁的椅子上,看著小莉被轮姦。 小莉下了床,走向大牛,用十分性感的声音对大牛说:「大牛,现在该你了,我要你用你的肥肉棒干我,然后, 我还要嚐嚐你的精液。」 小莉坐在大牛的腿上,大牛的肉棒正立在小莉的双腿之间,小莉一只手握著大牛的肉棒,让他的龟头磨擦她的 阴核,另一只手则摸著大牛的胸部、他的头、头髮。 小莉靠在他身上,张开嘴,用她的舌头舔著大牛的厚唇,然后再用舌头打开大牛的嘴唇,大牛张开嘴,伸出那 刚才舔过小莉阴户的长舌头,探入小莉的口中,接著两人就是一记长吻。 当长吻结束,小莉用甜甜的声音说道:「拜託,大牛,把你的大黑肉棒插进来。」 大牛抱著小莉的细腰,毫不费力的將她抬起,將阴茎对准小莉已经张开的阴唇,用龟头磨擦小莉的阴核,小莉 也因此而全身颤抖,不久,大牛的肉棒上已经沾满小莉兴奋所流出的爱液,他这样大概做了五分钟,小莉从大牛身 上得到了第一次高潮。 大牛停下了他的动作,接著说:「我要插妳的屁眼,美人。」 小莉兴奋的说:「好哇!我让你干我的屁眼。」 大牛举起小莉,將她翻了个身,放到床上,让她趴著,到目前为止,大牛一直抱著小莉,所以小莉的脚从未踩 到地面。 水管的休息似乎也够了,所以他又走了过来。 大牛將肉棒在小莉的穴上磨了磨,沾了小莉的淫水,接著立刻將那廿五公分长的阴茎插进小莉的屁眼中,插进 去相当顺利,因为小莉的屁眼才刚被水管的大屌干过,他用非常快的速度抽送,小莉开始呻吟、尖叫。 水管显然討厌小莉的叫声,他跪在小莉面前,將那根大肉根插进小莉的口中。 现在有两根阴茎在小莉体內了,大牛廿五公分的肉棒在肛门里,水管卅公分的肉阴在她的喉中,他们很有节奏 的同时干著小莉,她的下巴和屁股同时响起被阴囊撞击所发出的声音,口中的阴茎让小莉只能发出低沉的呻吟。 我才刚和小莉分开,她就同时被两个人一起干,这些男人的身体强壮,性能力也超强。 在小莉和他们两人同时性交的时候,小莉有时会不含著水管的阴茎,而去吻他的阴囊,或將一颗睪丸含入口中, 有时还会舔水管的屁眼,真不敢相信,她还会將舌头插进对方的屁眼中。 大牛开始玩花招,他开始交替的插小莉的屁眼和阴户,他这么一做,小莉变得更兴奋,她的乳房也在胸前跳动 得更激烈。 我知道这么做,小莉的那些地方明天会疼痛,但是无论如何,现在她心中只有快感。 因为大牛的动作,使得小莉停止吸吮水管的阴茎,大牛握著小莉的乳房,將她拉起,吻著小莉的颈子,水管此 时也摸著小莉的乳房,用嘴吸吮著小莉右边的乳头,而大牛则用手捏著小莉另一个乳头,小莉开始尖叫,一只手握 住水管的肉棒,帮他打手枪,水管的龟头大得嚇人,小莉引导水管的龟头,磨擦自己的阴核。 「水管,我也要你插进来」小莉说。 水管从小莉的胸前移开了嘴,身体向小莉靠近,直到他的胸贴上了小莉的乳房,引导水管的阴茎插进自已的阴 户,然后將头往后仰,靠在大牛的肩上。 大牛问她:「三明治的感觉如何?」 我淫荡的妻子回答:「太美妙了!」 大牛和水管又开始同时抽送,小莉的脸上呈现痛苦与快乐的双重表情,但是逐渐的,脸上只剩下了慾望,不久 后,两个男人换了位置,由大牛插她的穴,而水管干她的屁眼。 小莉哀叫道:「快来个人插我的嘴巴!」 狗脸在干完小莉后,现在已经完全恢復了,於是他爬上床,站在小莉旁边,他那廿五公分的肉棒正对著小莉。 小莉一看到,就立刻將整支肉棒用嘴含了进去。 就我的计算,现在有八十公分的黑人阴茎在她的体內,塞住她每一个可以插的洞,我确定如果可能的话,小莉 还想用什么方法再玩同时再將小鬼的阴茎也搞进身体里。 小莉又办到了,她吐出狗脸的阴茎,对小鬼说:「我想我可以同时含两根屌,小鬼,来吧!」 小鬼立刻跳了起来,並肩站在狗脸身旁,两人调整角度好让他们的肉棒可以靠在一起。 我想或许小莉的嘴被水管的大肉棒玩过之后,现在她可以含下更大的东西。 没错,她將两根阴茎一起含了进去,不过含得並不深,大约都只含了十公分左右。 现在有四根阴茎在小莉的三个洞中抽送,真让我大吃一惊,我原本纯洁美丽的妻子,居然会做出这种事,她的 娃娃脸、明亮的双眼、飘逸的长髮,实在配不上眼前的景象:一根卅公分的阴茎在插她的阴户、廿五公分的阴茎在 搞她的后庭,还有两根黑色的肉棒把她的嘴撑大到极限。 水管贪心的玩弄著小莉的两个乳头,而大牛有时用手用力摑著小莉的屁股。 如果此时近看小莉的阴户,你会看到她的爱液如泉涌般流出,还滴落到水管的阴囊上。 我已经不再去数小莉高潮的次数了,因为已经根本数不清了。 小莉和他们一直这样搞了十至十五分钟,忽然狗脸开始抽搐,小鬼立刻退了下去,小莉一边帮狗脸打手枪,一 边用舌头舔著狗脸的龟头。 「贱货,妳好好给我吃干净,別滴到我身上。」 狗脸在小莉嘴中射得差不多乾净了,而小莉也將它们全吃进肚里,狗脸將肉棒从小莉的口中拿了出来,小莉伸 出舌头,接住他滴下的最后一滴精液。 小莉用口中的液体漱口,发出嘖嘖的声音,然后一点点的吞进肚子里,全部嚥完后,妳又將头靠过去,用舌头 清理狗脸的肉棒。 而小还是挺著他的肉棒站在一旁,当小莉將狗脸的肉棒舔乾净后,立刻將脸转向小鬼,而小鬼此刻却马上射精, 这次所射的精液非常稀薄,小莉伸出舌头,不偏不倚的接个正著,她马上將这些清液嚥了下去,用用嘴將小鬼的阴 茎舔了个乾净。 同时水管和大牛还持续的干著小莉,但是看起来大牛快要射精了。 大牛將阴茎由小莉的肛门拔出,捏著龟头,移到小莉的面前,小莉张开嘴,大牛毫不客气的將阴茎插到底,在 小莉的喉咙中射了精。 小莉的鼻子在大牛的阴毛上磨擦,之后她慢慢地让大牛的阴茎由他的口中退出来,最后她还舔著大牛的屁眼, 寻找任何可能遗漏的精液。 我忽然觉得我的手上有一点热热的东西,因为就在我的妻子被轮姦的时候,我开始打手枪,现在我射了精,但 是小莉不在这里,没有人可以帮我清乾净。 现在小莉专心应付水管一个人,他继续玩弄著小莉的乳房和乳头,而小莉很显然的也喜欢他这么做。 在激烈的作爱过程中,小莉和水管还不时互相给予热吻。 最后小莉对水管说了一句让我魂飞魄散的话:「水管,我喜欢你这样干我,你让我觉得好满足,待会你要射的 时候,把它们射进我的洞里吧。」她接著道:「我要体会你射进来的感觉,我要留些东西好让我记得你。」 我很震惊,好像小莉愿意怀那黑人的孩子,我完了!她已经爱上这个强壮又有大肉棒,能让她欲仙欲死的黑人。 今晚是怎么回事?由庆祝开始,而由四个黑人用我从未想过的方式轮姦我妻子而结束。 当水管开始呻吟时,她把小莉挺得高高的,將肉棒插到底,用力捏著小莉的乳房,將他全部的精液射进了小莉 的子宫,之后又给了小莉一个深情的吻。 他们一直保持这个姿势好几分钟,最后,最后水管慢慢將肉棒从小莉的阴户中拔出来,马上有一些液体由小莉 的阴户中流了出来,她用手將它们全蒐集起来,並且送进口中,吃完之后,她又转向水管,把那大肉棒塞回口中, 將肉棒上的所有残余分泌物吃了个乾净。 那四个男人开始穿衣服,小莉看起来很悲伤,她伤心的说:「你们还没有要走吧?我还想再玩几次。」 小鬼回他:「小美人,我们已经累了,而且现在也很晚了,如果妳还想搞的话,去街上或酒吧找找,那里有很 多男人,知道了吗?」 他们向小莉道別,临走前还捏捏小莉的乳房,並且给她一个热吻,然后才走。 小莉显得很失望,她回到床上坐下,她的手摸著自已的阴户,原来刚才水管干她之后,现在有一些液体由她的 阴户中流了出来,她用手指將它们沾起来,吃进嘴里,还舔乾净自已的手指。 我原来圣洁的天使,现在居然变得如此下流。 我坐在椅子上盘算著待会儿该如何进房间,那四个男人走过我的身旁,他们在討论刚才的美好经验。 「这个我干过最爽的一个女人。」水管兴奋的说,他又补充:「她是第一个能把我的肉棒完全插进口中的女人。」 我回到房间,打开门走了进去,小莉正整理她身上的衣服,一切就像好刚才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头髮紊乱而 且连皮肤都还是红的,身上还有一点汗珠。 她正在整理头髮,但是当她看到我时,停止了动作。 她笑著对我说:「你在屋外看到我做了什么事吗?」 我点点头。 她补充道:「你看过这样的事情吗?」 我说:「没有,小莉,妳为什么这样做?」 小莉:「我为什么让这四个黑人轮姦吗?」 我点点头。 小莉继续说:「他们对我很好,当初我只是想让你知道,还有其它男人要我,喝了酒之后,我觉得好棒,阿吉, 我希望你別生气,谁叫你不在水池旁被打断办事的时候,马上带我回来。」 「那妳为什么让人家射精在里面,还说要记得他?」我问道,接著又说:「妳真的想生下他的孩子吗?」 小莉低下头,她说:「不是这样,阿吉,我有吃避孕药,最早的时候,我只是不想將我的下体弄脏,但是当我 吃到了精液的吃道,我觉得太好吃了,我后来只是想多留一点精液在身体里,这样我就可以保存起来慢慢吃了,很 可惜的是,那些精液流出来得不多。」 我注意到她身上虽然穿了衣服,但是她的胸罩和內裤却扔在地上。 我问她:「妳没什么现在不穿內衣裤呢?」 小莉回答:「我想再出去找几个男人,如果我不穿內衣,也许能多找几个男人,而且脱衣服的时候也比较快。」 我真不敢相信,於是我说:「妳是说四个男人轮姦了妳这么久,妳还不满足?」 她说:「我现在觉得我停不下来了,就到明天早上为止,我会回来再做你忠实的妻子的。现在我只想做个淫妇, 我要被每一个看到我的男人轮姦,还要吃下他们的精液,直到日出。」 小莉出门了,只穿著那件白色迷你装和那双五吋高跟鞋,她的乳头在衣服下若肴粝帧